陶冬:美元,新的宏观风险变数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11 12:26

陶冬:美元,新的宏观风险变数

2018-05-11 09:21来源:格隆汇央行/加息

原标题:陶冬:美元,新的宏观风险变数

作者:陶冬

美元汇率最近很强,美元指数势如破竹。美元的强势反弹,折射着全球经济的此消彼长和资金风险偏好的变化,今后何去何从对全球流动性影响颇大。

金融危机后的几年,全球汇市经历过一段“比烂”的日子。各国央行争相通过口头干预和政策导向,推低本国汇率,攫取出口动能,为争取经济增长不惜以邻为壑,美元、欧元、日元各自上演了一出暴跌的戏曲。

如今,不仅金融市场形势稳定了,各国的经济也摆脱了危机状态,牵动汇率的主要因素也转向经济基本面。不过,这里的基本面不是经济实体本身,而是市场对经济变化的预期。在过去一年,美国经济表现不错,联储也率先加息,但是美元汇率却不升反跌。因为美国经济和货币政策走向,已在市场意料之中,已表现在资产价格中,反而欧洲、日本的经济回暖出乎市场预料,欧洲央行、日本银行声言退出QE计划出乎市场预料,于是欧元涨、日元涨,美元显得憔悴。

最近的经济形势出现了变局,欧洲、日本的增长势头放缓,ECB和BoJ在退出QE的时机和力度上口风有变,英格兰银行加息举措也被迫推迟,中国人民银行甚至部分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。全球央行的货币环境正常化声浪转小,美国的加息举动就显得更加突出。

2018年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意外增多。经济数据意外频生、央行政策更不可测、地缘政治变数极大、市场波幅直线上扬。这些改变了市场的风险—回报预期,改变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,资金涌向美元资产。去风险、去杠杆之下,套利交易大量平仓,美元回流。另外特朗普的税改,对美国跨国公司滞留海外的资金实行税务大赦,美元回流。

笔者认为美元的中期反弹还在持续,当然中间会有技术性回调。至于美元的长期走势,笔者相信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如何控制双赤字(尤其是财政赤字),取决于美国经济如何恢复国际竞争力,取决于全球增长潜力的消长,这些都需要进一步观察。

不过美元的突然反弹,已经带来一系列的市场影响。资金回流,利好美元区资产,利好美国经济。欧中日英的货币政策,都必须做适当的调整,以应付流动性上的短缺。至于小经济体则受到资金流出的直接冲击,阿根廷在两周之内将利率提升到40%的水平,幅度颇为夸张,但是却反映出资金走向逆转后新兴市场国家的一种尴尬。

美元走势,是未来十二个月最大的宏观风险变数,是风险资产市场的一个新动荡源头。

来源:首席经济学家论坛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